特玩剑灵专区 www.te5.com/bns/

当前位置:特玩网 > 剑灵 > 杂谈 >

剑灵同人小说天隙流光欣赏 第十七章:阴谋的开始

2017-12-06 作者:腾讯游戏助手 来源:腾讯游戏助手

导读:今天在这里给大家带来剑灵同人小说《天隙流光》第十七章:阴谋的开始的欣赏!由于作者没有玩过,在设定灵剑士角色之前,提前体验了角色的技能,参考了游戏中灵剑的攻击方式。

今天在这里给大家带来剑灵同人小说《天隙流光》第十七章:阴谋的开始的欣赏!

剑灵同人小说天隙流光欣赏 第十七章:阴谋的开始

风声飒然,一枚猩红色气弹从洪玄公胁下穿过,师徒二人还来不及惊诧,这气弹已经结结实实打在白青小腹,“轰”地一声,将她小小的身子抛向天空。

玄穹五宗的双腿被冰结在地面上,可上半身却被蒸腾的内力层层包裹着,

“好一个天冰掌。可惜没能打死我,那么该死的,就是你们了。”玄穹五宗抬起头,几根发丝黏在她脸上,凶狠的神色如恶之花慢慢绽开。

望舒和秦义绝双双伏在冰面上,刚刚予白青的一击看来完全受到她意念的控制,对洪、望、秦三人并未造成影响。

她们只是被天冰掌骤发的强烈冰环气息推到。

此刻天冰掌以施放处为中心,方圆数十丈已经成了极寒的冰塑之地。南地向来和暖,可小小的竹林村此刻却是寒风呼啸,一片肃杀。

予白青瘦小的身体倒在不远处的后方,身上依旧是她的洪门道服,小腹处道服已经被打得破烂,有一圈明显的焦痕,可以看到她小腹已经变得青黑一片,脏腑伤重可想而知。

洪玄公怔怔望着倒在地上的小徒,佝偻瘦小的背影立在茫茫冰原之上。

“快趴下!”秦义绝吼道。

洪玄公充耳不闻,只是站在原地发怔,白青道服上的洪门纹样已经残缺,撕开的半块在寒风中摇晃不已。

“洪门......”洪玄公喃喃道,霎时间陈年旧事随着一声自语,纷至沓来。

【无名酒肆】

“力王,你别不听劝。洪门神功终究是仙界秘法,你说要收徒已经是逆天而行,这开宗立派更是要遭灭顶之祸!”易云山忿忿地喝了一杯酒,耸了耸耳朵,续道:

“你我同为天下四杰,这就不提了。就凭我们一起出生入死,我老易才会跟你说这些掏心窝的话。如今武神已随魔皇一同陨灭,飞月又收了那个女娃娃当弟子,我已劝过了!我不想当初的老朋友们一个个自取灭亡。”

“自取灭亡吗......”

“你看你!就是这副表情!跟飞月一样的!你也是铁了心了!我老易,我......”一向精明如鬼的易云山竟急得流下泪来。

“哎,你这是何苦。人生如露,朝来暮去。我既得仙界之术,何不授予天下芸芸?魔族既起,决不会轻易罢手。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这把老骨头下一次还能挡住多少幻魔异种?仙界责怪,最多抵我一命便是,不过露水一滴,风烛之年,又有什么稀罕了。”

那晚,两位老人酩酊大醉。

依稀记得,那晚幻鬼说了很多,有关于正道的,更多的则是关于一个女人。

【白青山脚】

“我已笃定要收夕颜为徒。这孩子我一见便觉得有缘。”飞月清丽的面庞上现出淡淡的兴奋,她从未有过这样的神情。

洪玄公沉吟半晌,道:“可缘之一物,虚无缥缈。仙界已知你收授徒儿,似乎要有所行动...这缥缈之说,恐招杀身之祸。哎......不然你把夕颜那孩子交给我,我带她到南方我无日峰处避避可好?他们......他们就快来了。”

“来便来。”

那天飞月说的最后一句话,以及多年来洪玄公萦绕脑海的,都只有这淡淡一句。

这语气既非少女的任性倔强,亦非身为剑仙的盛气凌人。

任你千军万马,任你诸天神祇----

来便来。

只见玄穹五宗狞笑着,双手两枚气弹已经射出。可是她故意打偏了一点,让气弹在洪玄公脚边炸开,将他炸飞出去。

洪玄公在冰面上滚了几滚,额角也撞破了,鲜血岑岑,耳边嗡嗡作响。他强撑起身,摇摇晃晃地朝仍旧昏迷的小徒予白青走去。

“洪门,洪门就是希望......”

玄穹五宗“哼”了一声,又是一枚猩红气弹捏在手里,洪玄公已经步履维艰,怎么也瞄不准他的后脑。

秦义绝掸了掸衣袖上的冰雪,冷声道:“墨灵火.缚灵根。”

望舒一笑道:“故人安健,云胡不喜?”说着拂去自己发丝上的冰粒。

玄穹五宗一呆,只见秦义绝望舒两人一黑一白,双双俏立于冰雪中,人雪辉映,如两朵梅花并肩而放,艳丽无俦。

这一呆不要紧,秦义绝手掌中紫色小花已经开花;更头痛的是鬼天剑斜斜指地的望舒,这位仙界剑豪持剑的蓄势中蕴有无尽剑意,这一望竟让自己立足不稳,几欲昏倒。

正在这时,远处传来“砰砰”之响,几只魔族指挥官已经抖动铁翅,破冰而出。

随即有几只巨大的异化魔也冲破了冰牢束缚,吼叫着砸碎了冰面。魔兵们纷纷破冰脱困,破冰之声不绝于耳。

望舒皱眉道:“看来这掌法毕竟威力不足,阻敌有效,伤敌却难。”

就在洪玄公身后,一只手持巨锤的大型异化魔横挥武器,嘶吼着向他砸去。

“洪玄公!”望舒看着那个佝偻的身影失声叫道。

“来不及了......”秦义绝低声道。

一声巨响过后,客栈再次陷入死寂。

望舒不忍地睁开了眼,眼前的一幕却让她倒吸一口凉气。

只见洪玄公姿势未变,头也不回,站在原地,伸手背搪下了这一锤。

唯一改变的是他的体型。

力王本相。

望舒眼中悲戚更甚。

秦义绝想起当日望舒检视洪玄公伤势后说过的话:

“...他这伤情直达内息,从今往后不能再牵动内功,否则扯坏了经脉,便要残废,这一身武功,恐怕是不能再用了...”

...

“所以他?”秦义绝若有意若无意地问。

望舒轻轻叹息一声,随即道:“要先清理周围的魔兵。洪玄公已不惜残废强自变身,我们可不能再浪费制胜机会了。”

那只袭击洪玄公的异化魔不知何时已经倒在一旁,胸前有一个受到重击而留下的可怕凹陷。

周围的魔兵纷纷怪叫着,却都停在距离这个浑身散发杀气、肌肉虬结的白发老者丈许之外,围成圈子,不敢走近。

“莫动我徒儿!”

洪玄公突然一声炸雷般的暴喝,一只走近予白青的幻魔被他大手揪起一扯,身首分离。

此时此刻,在一众魔兵眼里,这个双手提着幻魔残躯的家伙才真的如同炼狱走出的恶鬼一般恐怖。

洪玄公血红的双眼从魔丛中扫过,被他目光掠过的魔兵无不打了一个寒噤。

他气息忽的一窒,咳出一大口殷红的鲜血,痛苦地喘息起来。

“动手吧,他快撑不住了...”秦义绝沉声道,一只素手中的紫色小花又开出几朵。

望舒点了点头,手中鬼天剑一立,剑指玄穹五宗,“对不住了,我本无意杀你,可我们也不能现在就死去。”

这一指旁人看来毫无异状,只是姿势优雅隽永而已。但就是这样一指,应式而生的源源剑意又让与之正面相对的玄穹五宗一阵眩晕。

玄穹五宗半跪在地上动弹不得,大口喘气,恨恨地咬牙道:“这些蠢货,有闲暇在那里虚张声势,还不先来助我!”

“哎呀,玄穹,我这不是来了吗!”熟悉的苍老声音响起,随即一个如水波粼粼般的黑色穿界门在玄穹五宗身侧张开,走出一人,皱纹满布在阴鸷的脸上,正是之前被无明呵斥后离去的彼苍老人。

彼苍老人一步踏出,站在玄穹五宗身后,伸手轻拍她肩膀。一拍之后,玄穹五宗便即站起,她身上的墨灵花也都纷纷凋落。

“谢谢了,彼苍。”

“不必谢我,是主人知你在此处,又命我折回接你。”彼苍老人微微一笑,余光扫到远处瑟瑟发抖的魔兵军团和被魔兵围住的洪玄公,面色忽的一变。

洪玄公一双赤目也已看到彼苍。

洪玄公盯着彼苍老人,目露凶光,这目光瞪得彼苍老人不自觉地退了半步。

他一字一顿地嘶声道:“天地不仁,仙魔沆瀣。”

彼苍老人脸色铁青,欲待说话,只听得洪玄公续道:

“你们两个,本都是仙族高手。阴谋诡计,机关算尽,仙假魔之名,魔借仙之手,既要寻鬼天剑,亦妄图灭我洪门,各自打得什么算盘,我却知晓一二。”

听了洪玄公的话,不知这彼苍老人是情绪太过激动还是怎样,竟浑身直抖,他大声道:“你这老疯子喜欢胡言乱语也不妨!只是当心,死后须进了拔舌地狱!”说完对众魔挥了挥手,手中黑光一闪,隐约似有一道符印。

众魔兵霎时不再犹豫,一齐向圈子中心的洪玄公和予白青涌去。

洪玄公仰天大笑,大喝一声,蓝芒暴涨,洪门神功的气浪向周围挤去,几只走得快的魔兵已被碾成粉末,稍慢的魔兵被这气势通通震倒,一些稍弱的已经口角流血,四肢抽搐。

“慌什么?我老疯子不过道出事实罢了。当年剑仙飞月授徒早已触动仙界,她到底是如何陨落的,只怕你们心里清楚得很!他们不容我们授徒,不容仙界秘法流入凡人之手。哼,多年以后我才明白,魔皇如何,仙族如何,蚕食也好,鲸吞也好,弱者终究任人宰割。这天地为熔炉,苍生为铸铜,我辈岂能坐视?”

他言语提及当年剑仙陨落,彼苍老人心里咯噔一下,斜眼看了秦义绝一眼,只见秦义绝只是食指拇指捏着掌中小花,轻轻一转,神色冷然如常。

洪玄公看了看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予白青,眼中全没了杀意,语气也渐渐平静,却无比坚定:

“飞月峰一脉,洪门一脉,虽是我等私念,却也是万灵平等之始。只要我洪门中人一息尚在,不管你魔皇降世还是仙族使者,定与你们力争不休!这洪门神功,终将传遍四方大陆。什么仙魔,什么天下四杰的劳什子,给我统统散去便是。”

力王这番话可谓惊天动地,已经将自己,将洪门、甚至四杰立于仙魔之外,意为洪门与仙族之间决裂,这力王反叛仙界之名已经坐实。

望舒笑道:“好一个洪玄公,好一个公然背叛仙界。”

洪玄公哑着嗓子道:“你若不是反叛,也不会身处如此险境。”

望舒看着彼苍和玄穹,良久道:“不错。我们都是反叛。我和飞廉师兄虽然反出仙界,却不像你,老着脸皮,又去做魔族的走狗。”

“哼,女流之辈,好逞口舌之快。都是反叛,你们却如大海孤舟,绝望无助。我等依附主人,乘风借浪,且看谁能行船到底。”彼苍老人阴测测道。

“所以,不妨今日把话说开,你主人是......”望舒话音未落,背后银芒一闪,血雾飘散,鬼天剑当啷一声掉在地上,望舒秀发披散,应声向前倾倒。

在她背后不知何时站着一个个子甚矮,长着双狸耳、满脸伤疤的灵族男子,他手中一柄耀眼的细剑上隐约有几粒血珠,

“流风肆式·断水。”这灵男虽然身材矮小,可声音低沉,有些沙哑。

“惊梦剑!”洪玄公脱口而出。

“这是惊梦?”身后有人偷袭自己却毫无察觉,秦义绝也吃了一惊,但她见机极快,不等望舒倒地,断剑已向对手自上而下斜斜划出,火光将她雪白的肌肤映红----正是一记火龙斩。

“变式·掠风。”灵男半张着双眼,如睡不醒一般,额头上的疤痕十分醒目,手中“惊梦”一瞬间缠绕上强风气息,风声隐隐,一剑自下而上快捷无伦地挑起。

(待续)

===============分割线=============

转载请标明来源:腾讯游戏助手。

缺少插图的问题的确影响大家观感,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已经被提上日程。作者的目的是写出大家喜欢的小说,提高阅读体验,感谢大家的支持和对更新速度的包容。

由于作者没有玩过,在设定灵剑士角色之前,提前体验了角色的技能,参考了游戏中灵剑的攻击方式。而同人创作不是照搬,到了故事中毕竟需要有所改变。矮子剑这个角色应该是有很多戏份的,大家对故事情节的期许也可以留言给作者哦。


想领取独家礼包?推荐下载【玩Go-Get好游戏】——礼包搜索剑灵领取独家大礼包!

玩Go APP下载:点我下载

最新礼包已上线,赶紧来领取吧!


特玩剑灵专区招募写手团啦!想要你的文章在官网被人膜拜吗?想要一炮成名吗?那就在qq戳我吧~戳戳→_→627559882

关注剑灵动态,请继续关注特玩网剑灵专区


礼包领取 游戏助手
福州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招贤纳士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2-2016 te5. All rights reserved. 天津畅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津网文〔2015〕1158-004号 津ICP备15003662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