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玩剑灵专区 www.te5.com/bns/

当前位置:特玩网 > 剑灵 > 杂谈 >

剑灵同人小说《Vengeance》第九章:倚兰·待月

2018-01-13 作者:腾讯游戏助手 来源:腾讯游戏助手

导读:夜幕已经降临在这片本该祥和的地方,微凉的秋风携带着大山深处淡淡的腐叶的味道徐徐吹来,拨弄着跳动着的一把把篝火花草也深深地低下了头,收起了白天的高傲。

地点:白桦林百林寺,云林苑驻地——

夜幕已经降临在这片本该祥和的地方,微凉的秋风携带着大山深处淡淡的腐叶的味道徐徐吹来,拨弄着跳动着的一把把篝火,清澈的溪水变得不再那么放肆,花草也深深地低下了头,收起了白天的高傲。

颜林紧攥着拳头负手而立,脸上的神情已经变得没办法再冰冷严肃,在他壮硕的龙族躯体身旁,倒伏着Vengeance门派不在少数的各个门徒,他们满身的血渍,手中却依然紧握着各自的武器,或是剑刃或是法杖,他们纷纷紧咬着牙关强忍着伤口带来的疼痛,几个灵族的召唤师在他们身边匆忙的奔走着,给这个喂下一口解毒药给那个简单的处理一下触目惊心的伤口,而那些躺在地上的人们,个个都眼神不甘的注视着不远处空地上单膝跪伏在地的灵剑士,那暗金色的时空灵剑上布满了献血,沉重的粗气在口中不断的吐出,剧烈起伏的胸腔透露着疲惫,却依然眼神凶狠的注视着面前站立的武林盟气宗师,一脸的不甘。

“怎么,颜林长老,只是双方年轻门徒之间的较量,就已经让贵门派弹尽粮绝了吗?”

说话的是颜林一众对面身着天蓝色武林盟中级盟徒衣的人族拳师,金黄色的时空拳套在他略显粗壮的双手上闪闪发光——那是通过大量的太阳石加持的结果——他稍稍昂着头,一脸狂妄的笑着,狡诈的眼睛里满是轻蔑,开口说的话更是恨不得让颜林想要一斧头剁下他的脑袋。

“呸,少他妈废话!”可以看做是擂台的空地上那位筋疲力尽的灵剑士用力的啐了一口血水,颤抖的双臂摁着时空灵剑强行支撑起单薄的身体,牙齿咯吱作响:“我半世还没死呢,你给老子看清楚了!”

“还敢嘴硬!”半世的话音未落,他面前那个有些骨瘦如柴的龙族气宗师在瞬间闪现在他的面前,左手上晶莹蓝色的天空玄甲还没来得及半世反应便重重的击打在他早就有些肿胀的脸上,伴随着一口口腔破裂产生的浓血挥洒而出,半世虚弱的身体被狠狠地击飞,又重重的摔打在距离之前位置两米左右的地面上。

半世痛苦的呻吟了一声,脑袋里一阵直犯恶心的眩晕,耳朵里也是挥之不去的嗡嗡声,他努力的睁着眼睛,却看不到任何东西,脸下有些潮湿的泥土散发着的清香气味在他的鼻腔里左右乱撞,而武林盟的一众盟徒们则发出一阵痛快的叫好声。

“半世....”

一个身着浑天教暗红色低级教徒服的女召唤师一声惊呼,几步并两步跑到开始神志不清的半世身边,玉手轻轻的放在他的后背上,刹那间,一抹明亮的绿色光芒便包裹在她的手掌上。

“蕾....蕾姐....?”半世甚至都没有抬头的力气了。

“够了,半世....”名叫小蕾的召唤师一脸的担忧,清澈的眸子里浸满了泪水:“你已经做了太多了....”

“不....不行....不能让....让....武林....盟这帮该....死....的....玷....玷污....玷污了师傅的心血....!”

一旁的颜林面部肌肉剧烈的抖动着,两只眼睛仿佛瞪出血来一般的可怕,他全身金色的神圣气息骤然大涨,那把巨大的金纹巨斧在那翻滚的气息中缓缓出现。

“哦?”那位中级盟徒看到颜林的变化,略显诧异的瞪了瞪眼,旋即又被浓郁的贪婪所占据了狂妄的脸:“昆仑斧头,这种低级门派竟然还有这等的宝物!”

“颜林大人!”

正当临近暴怒的颜林准备重重的迈出一步的时候,一个年轻却不失底气的男人声音在他一侧想起,他转过头,身旁的一位人族咒术师摁着双腿有些颤抖的站了起来。

“夜豆....”

“武林盟的皮皮虾,怎么能让颜林大人亲自动怒收拾!”名叫夜豆的咒术师将手中紧握的烛魔佩刀往左肩一放,黑褐色光芒闪现,锋利的佩刀化作一枚黑色血瞳羽翼点缀在结实的角肌之上,他顺了顺白色的短发,眼神投向趴伏在地上的半世:“对面被半世前前后后打废了五个,也该休息一下了,那么门派咒术师夜豆也再次请战,争取再给他打废五个!”

颜林充满怒火的双瞳中渐渐的布满了一抹欣慰——落幕这样一个半吊子门主竟然也培养出了如此这些维护门派的忠实门徒——他有些迟疑的点了点头,右手掌有力的拍了拍夜豆的肩膀,浅浅的笑了笑。

“那么,来吧!”夜豆向前大步迈去,右手在身前划过,一张张冥界之力幻化出的红色符纸便纷纷出现在他的身体四周,那是咒术师的保护符。

“让我人族的咒术师见识见识,你龙族气宗的过人之处!”

话语在最后几个字突然变得高昂洪亮,右手在左肩划过,那散发着不详气息的烛魔佩刀再一次出现在夜豆的手里,咒语轻吟,在他身边几道深蓝色的光芒交叉环绕,阵阵沙哑空洞的嘶吼在那光芒中若隐若现!

那武林盟的气宗师眯起双眼,注视着那充满冥界之力的深蓝色光球,下一个瞬间,一个通体布满深蓝色锁链铠甲的灵魂体已然出现在夜豆身边,阴冷的气息开始在周边肆虐,仿佛置身于深渊一般的令人生畏。

“暮阳,宰了他!”

“让他知道知道我武林盟的厉害!”

“虚张声势的家伙,还是回去躲在召唤娘的怀里吃奶去吧!”

武林盟一众盟徒发出一阵阵讥讽的呼喊,轻蔑的笑声刺耳十分,夜豆一脸的凝重,力量开始充盈在身体的每一个地方蓄势待发。

“喂,召小鬼儿的!”被称作暮阳的气宗师抱着胳膊抬着头,不可一世的样子简直令人作呕不已:“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回去吃奶吧!”

“戒行锁!”暮阳话音未落,夜豆的眼神突然变得凌厉起来,随着一声低喝,右手轻轻一抬,在那气宗师的脚下便有一堆黑蓝色的锁链突兀的在地底伸将出来,死死的将那消瘦的身躯锁住。

“这....?!”暮阳的脸色在身体被死死锁住之后瞬间变得一脸懵逼,略有些惊恐的看着地下伸出的锁链,着实有点不知所措。

“哼,回家吃奶吧,混蛋!”夜豆一声嗤笑,佩刀举起,那身旁的契约兽便突然的一跃而起,刹那间又重重的砸落在暮阳被锁住的地方,巨大的力道让后者感到一阵的眩晕乏力,说时迟那时快,再把视线转到夜豆的时候,那结实的双臂在半空中潇洒的画着,佩刀刃所过之处,深蓝色的冥界之力不停的翻转着,最后幻化成一个神秘不详的符咒

“应龙苍闪!”

那是两条黑蓝色的蛟龙,携带着阴冷的冥界气息在夜豆身边盘旋了盘旋,随后,根本来不及反应的呼啸着,对着还没有在剧烈眩晕中恢复过来的暮阳直击而去,所过之处,虚空都被抹上了一层阴暗的黑色光芒!

反观那可怜兮兮的龙族气宗师,伴随着一声沉闷的声响,大地也剧烈的震动起来,仿佛烟花般炸裂的黑蓝色光芒缓缓散去,暮阳脸上的神情变得呆滞而苍白,眼神空洞无比,整个人看上去没有丝毫的生机。

“噗!”一大口鲜红的液体在暮阳嘴中肆意的喷涌而出,身体上死死缠绕的戒行锁慢慢的淡去,他消瘦的身体便开始不受控制的摇摇晃晃,最后更是生生摔倒在脚下的一片血液浸湿的泥土之中!

“暮阳!”此刻变得一片安静的武林盟盟员之中传来一声惊呼,旋即一个人族的剑士在人群之中匆忙的跑出来,那人跪倒在暮阳身边,手放在其脖颈之处,这才发现后者早已没有了动脉有力的跳动。

“竟然....竟然杀了我最好的朋友!”那剑士扭头侧目,有着一道触目惊心刀疤的脸上被燃烧的怒火所占据,他缓缓的站起身子,手腕处黑红色光芒大作,净化浊气在他身上喷薄而出,一把寒芒毕露的烛魔剑在他手中飞快的幻化为实质,随后根本没有半点犹豫,迈步像夜豆提剑冲将过去!

“哼!”夜豆冷哼一声,后跨一步,契约兽在他身旁沙哑的嘶吼着,佩刀举起,一张张闪着苍白光芒的符纸在他身前飞速的幻化而出,冥界之力涌动,蓄势待发。

然而就在夜豆准备释放出“死灵降临”聚集的磅礴力量的时候,一个如同鬼魅般的身影却突兀的闪现在冲过来的剑士面前,那是一袭白色的风袍,洁白的头发干净利落的扎成一束单马尾,白皙的脸蛋被黑色的面罩遮住了大半,露出的一双眼睛却十分的冰冷无情,两人四目相对,那武林盟的剑士就如同坠入了深渊一般,通体感到一阵阴冷绝望。

在他脖子前横置着的,是一把浊气包裹的黑色剑刃,在那羽翼一般的剑柄上,一颗血红色宝石就仿佛烛魔王鲜活的眼睛一般闪闪发光——那是武器被加持到极致的结果——还没来得及那武林盟反应,他的整个身体便突然停滞,刹那间,他脖颈处麦色的皮肤环绕了一圈血色的痕迹,下一瞬间,那被愤怒扭曲却又凝固在脸上的面孔附着的头颅舍弃了僵硬的身体,自顾自的朝着一侧翻将过去,平整的伤口处,鲜血如同泉涌一般。

“武林盟....”

那白色倩影在武林盟们一脸呆滞下缓缓的举起右手,玉葱指遥遥的指着他们这波队伍的首领,其声音根本没有丝毫的情绪掺杂,冷若寒冰,静若死水。

烛魔剑左手反抓置于身后发散着兴奋的蜂鸣,在那瞬间,时间停止了,红蓝两势力全部都是一片呆滞的死寂,风都被那倩影散发出的不详气息吓得不敢再肆无忌惮,徒有篝火跳动着,见证着一场即将到来的杀戮。

“没想到如此弱小的门派竟然也存在着这样的高手....”武林盟队伍的那位领头的人族拳师脸上涂抹着一层淡淡的震惊,那如同鬼魅般的登场,杀掉一人根本没有一丝半点多余的动作,若不是那闪烁着杀戮渴望的烛魔剑提醒,眼前这位简直就可以被看做是一个如入无人之境的顶级暗杀高手。

“一直以光明正大正义凛然自称的武林盟,没想到也会做出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

宁静的夜空之下,有灵族男性特有的稚嫩嗓音在这剑拔弩张的云林苑荡然而起,视线转回间,一个身材单薄却略显威严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Vengeance众门徒前,暗红色的浑天教高级教徒服在虚空之中来回飘荡,脸上一字型镭射眼镜随着平稳的呼吸一明一暗的闪烁着淡蓝色的光辉,利落的单马尾摇摇晃晃,手中的烛魔灵剑更是散发着难以掩盖的黑芒!

“恭迎门主大人!”

在那身影之后,颜林等一众长老门徒脸上的表情从片刻的呆滞瞬间变成了无比浓郁的狂喜,他们纷纷单膝跪倒在地,低着头虔诚的行上浑天教之礼!

“客人远道而来,颜林长老,有没有替我好好招待尽一尽地主之谊啊?”落幕缓缓转过身伸手将颜林搀扶起来,他的语气嘶哑空洞冰冷无比,仔细看去,脖颈处布满着黑褐色的细长纹路,淡淡的黑色浊气在其中缓缓散发出来,露娜和若影伴其左右,烛魔法杖和烛魔灵剑的不详气息在这方土地上空快速笼罩起来!

“喂,你**谁啊?!装腔作势?!”

颜林刚想开口回话,却被武林盟那领头的拳师一句谩骂生生的噎了回去,反观后者,时空拳套金色光芒大盛,脸上的狂妄和凶狠就如同脱缰的野狗,他身后的众盟徒更是纷纷亮出武器,杀戮气息暴涨!

“哎哟卧槽?!”落幕身旁的若影挑了挑秀眉比那帮伪善者更为狂妄的骂了一句,不由商量的提剑迈步就走。

“若影。”落幕抬手将准备好好折腾一番的若影拦下,又转头看向擂台上的夜豆:“夜豆,你也退下!”

“是!”

“露娜,你去帮蕾姐治疗伤员。”

“好!”

“**的,本座跟你说话你他妈聋了?!”对于落幕没有丝毫的理会,那拳师继续破口大骂道,他弓着身子,杀意在全身遍布,蓄势待发。

“门主大人岂是你这种无名小卒就可以如此态度讲话的。”

谩骂的回声还在山谷里没有完全散去,擂台上一句极其冰冷的话语却在那白反手持剑的白色倩影口中突兀的传出。

“你**又是谁啊?!”

黑色的浊气在洁白的风袍上环绕,烛魔剑黑色羽翼剑柄处,那个血瞳邪芒大作,四面环山的云林苑突然开始狂风肆起,滚滚的雷声在夜空疯狂的吼着,那立足于天地间的剑士在一瞬间被浓郁的阴冷气息所包裹,她的眼神依旧平静若水,却让望向那对瞳仁的人不寒而栗,仿佛一把锋利的冰锥直击心脏一般。黑色面罩下,语气中包含的温度也在瞬间下降到了零下,杀意四起,空洞而可怖——

“在下,倚兰·待月。”


想领取独家礼包?推荐下载【玩Go-Get好游戏】——礼包搜索剑灵领取独家大礼包!

玩Go APP下载:点我下载

最新礼包已上线,赶紧来领取吧!


特玩剑灵专区招募写手团啦!想要你的文章在官网被人膜拜吗?想要一炮成名吗?那就在qq戳我吧~戳戳→_→627559882

关注剑灵动态,请继续关注特玩网剑灵专区


礼包领取 游戏助手
福州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招贤纳士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2-2016 te5. All rights reserved. 天津畅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津网文〔2015〕1158-004号 津ICP备15003662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