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玩剑灵专区 www.te5.com/bns/

当前位置:特玩网 > 剑灵 > 杂谈 >

剑灵《天隙流光》第二十章 仙界遗兵鸿天彩绫

2018-03-18 作者:腾讯游戏助手 来源:腾讯游戏助手

导读:今天给大家带来剑灵《天隙流光》第二十章仙界遗兵鸿天彩绫,一起来看看吧。

飞廉点了点头,忽然笑着对白青抱了抱拳。

予白青一愣,随即俏脸一红,还了一礼。

“予......予......予掌门。”飞廉道。

绿明村。

冯小海忙得不亦乐乎,堂堂竹林村“竹林紫禁城”客栈掌柜,每天买菜捉鱼,变着法煲汤。

予白青的伤势大致复元,可冯小海心目中的“女神”----望舒,受伤一直未愈。

当日望舒被灵族剑士方千里从背后偷袭,以“惊梦”剑在后背划出一道长长的伤口,失血极多。但她兄长飞廉检视伤口后,却认为那灵族矮子方千里在出剑时未下杀手,剑下颇为留情。

飞廉是仙界高手,见识与冯小海自是不可同日而语。

可冯掌柜仍觉得,舍得对“女神”挥剑,还下如此重手,又说得上什么剑下留情呢?可碍于飞廉面子,官司只好留在肚皮里。每日奋力为“女神”煲汤,期待她早日康复。只是忙碌之余每每想起那个跟随自己多年,在魔兵进村时葬身魔爪的小伙计,不禁要掉下几滴眼泪。

当然,予白青的康复也是沾了望舒的光,这冯掌柜每天新鲜可口的鱼汤、骨汤流水价地端来,白青和望舒两位伤者赞不绝口,心中也颇为感激。

不过难得从竹林村到了绿明,冯小海有机会和多年不见的大哥--竹林卫冯大海相见。兄弟俩相见甚欢。冯大海只要不忙时就会来跟兄弟帮厨,也会留下跟飞廉白青等人一起吃饭。

绿明村河里的鱼儿又遭一难,这晚冯小海做了一大锅糖醋鲤鱼,早上已跟兄长打过招呼,邀他晚上来赴宴。

予白青闻到香气,不禁到厨房来,嫩葱般的手指拿起筷子,到盘中挟了一片鱼肉,尝了一口,只觉鱼肉甘甜,唇齿留香,赞道:“冯掌柜,您做掌柜不做大厨,真是可惜呢!”

冯小海甚是得意,道:“我这手艺可不轻易外露,凡夫俗子那是不屑招待的。可如今能得洪门掌门一声赞赏,今后若再开店,岂不是生意兴隆、财源广进!”说着把一盘鱼递到白青手中。

予白青笑吟吟地接过,“得嘞,那我做您小伙计帮您上菜,咱们也算相得益彰。”转身端鱼进屋。

看着手中的鱼,予白青心里却想起了当年在无日峰,自己年纪尚幼时,师父洪玄公为师兄弟们下厨做饭,也曾有过糖醋鱼。后来大家年纪渐长,华仲师兄也自己偷偷在厨房试做过这道菜,只是把鱼烧得焦黑,挨了师兄责骂。

昨日种种,涌上心头,不觉间已泪眼朦胧。

予白青深深吸气,赶忙擦了擦眼泪,把鱼放在桌上,去喊飞廉吃饭。

飞廉每日除了帮助白青、望舒两人调理内息,运功疗伤外,便会帮村长卢海光跑跑腿,平息一些竹林卫和冲角团的小“纷争”。虽说是仙界高手,到了人界也是无钱不灵。为了替妹妹和白青赚些饭伙钱,可是把冲角团的人教训得够呛。

飞廉先盛了小碗饭菜,端去望舒塌边,喂了她吃些。望舒虽然憔悴,但吃了冯小海做的糖醋鱼,也不禁称赞。待望舒饭毕,这才上桌和予白青冯小海坐定。

冯大海若无事时,此刻应已来了。冯小海道:“我兄长想必今日繁忙,不必等他,之后我去他家送一碗鱼便是。”

飞廉和白青点了点头,三人便吃了起来。

飞廉忽然对予白青道:“予...予...予掌门,我...我和吾妹已...已经...商...商...商......”

予白青和冯小海闻言一惊,问道:“先生何时也受伤了?”

见二人大惊失色,飞廉无奈地摇了摇手,续道:“不...不...不是受...受伤,是商...商...商...商...”

“是商定。”望舒在自己房中也听不下去了,幽幽道:“白青,我与兄长商定,打算按仙界遗谱为你打造神兵‘鸿天彩绫’。”

“鸿天彩绫?”予白青拿着碗筷,睁大一双眼望着飞廉。

望舒出口解释,飞廉松了口气,当下静静不语。

“此乃凡间未有之器。停鸾讌瑶水,归路上鸿天。鸿天彩绫是仙界十大‘遗兵’之一,灵力极高,威力绝大。于修习气功者,此神兵可引导其灵力,破重重关隘,至前所未有之境界。”望舒微微喘息,顿了顿道:“说白了,鸿天彩绫便会进一步激发主人的潜能。如溪流处引山洪,如细雨中生惊雷。”

这段话听得冯小海张大了嘴:世上竟有如此神兵?

“可两位为何......”予白青一时间仍未反应过来。

“白青,那时你一众师兄俱在,你师父为何偏偏把《洪门神功》尽数传授给你和南商,其中原由,你不曾想过吗?”

望舒这一问让白青脑海中有什么猛地跳动了一下。

为什么师父偏偏传授给我?《洪门神功》,洪门掌门......为什么?予白青在心里问自己,却想不出所以然来。

她是洪门小徒,自小备受师父和师兄师姐疼爱,在洪门的日子并未感到什么不足和缺憾,因此,人家给她什么她也不觉,不给她也不争。师父把《洪门神功》和掌门之位传给她,她只觉一半是机缘巧合,一半是师父疼爱自己,除此之外便不曾多想了。

望舒见她疑惑,又道:“洪门派是你师父毕生心血所系,他最后将掌门之位传于你手,也印证了我和兄长的猜想。”

予白青眼中满是疑惑,看向飞廉,“猜想?”

飞廉脸上颇有歉意,避开了予白青眼神。

望舒缓缓道:“于溪流处引山洪。可若于山洪处呢?”

冯小海吃着鱼,嘴里含糊不清道:“那岂不似洪涛怒海?”

白青仍旧不解。

望舒续道:“你身上有非凡血脉,致使你修习气功心法时进境神速,不同于常人。兄长这几日为你运功疗伤时,也借机查验你的内力和周身经脉运行,确有特异之处,但未说与你知,此刻方讲,还望见谅。”

予白青对此倒不甚介怀。

只是对望舒所说的“非凡血脉”、“特异之处”听得她云里雾里,毫无头绪。难道师父对自己自小到大的关怀疼爱和这些奇怪的事情有关吗?师父所关怀的,到底是小徒弟白青,还是望舒提到的那些字眼?

想到这里,予白青出了口气,心中莫名有些怅然 。

“多的我们暂时无法解答,只是......洪门的确振兴有望。并且,方今天下,浊气盛行,魔族蠢动,对洪门掌门人的成长,我和兄长也想负起责任。眼下要先把铸造神兵的所需材料找来。”

冯小海忽道:“大道理我不懂,反正再不吃,鱼可要凉了。”

各人哑然。

饭毕,冯小海提了菜篮去冯大海家送饭。

望舒对白青道:“要铸鸿天彩绫,需用各方灵物。按说以我兄长脚程,把所需全都寻来亦不在话下。可经过之前一战,因他外出让敌人有隙可乘,他便顾念我安危,不敢远离。我劝他无用。只好你自己一样样去找。也算是历练江湖,增长阅历。”

予白青点了点头,道:“我身为洪门掌门,自当磨砺。幸得两位前辈厚爱,不知我应往何处,找寻哪些灵物?”

望舒道:“你伤势勉强愈可,但身体尚弱,因此不必心急,我们先从易得的材料入手。从这绿明村离开,向西走,不出五日可到一片黑林,林中有灵兽‘铁角牛’,先取它牛角来,再作打算。‘铁角牛’虽是灵兽,以你目前功力,取牛角丝毫不难。只是要当心黑林中的浊气和灵妖。”

“灵...灵妖?”

飞廉在一旁听得予白青竟害怕得像自己一样结巴起来,有些好笑。

望舒白了他一眼,对白青道:“灵妖常常捕猎凡人,啮尸噬魂,普通灵妖和尸怪都不足为惧。可是那些屠戮过更多生灵的灵妖会变得愈发凶戾,进而化为‘千魂灵妖’。你若遇到,御洪门心法打杀了便是,莫要被它抓伤,染了浊气可不是好玩儿的。”

“尸...尸怪?千魂灵妖...师父倒是说过‘万魂灵妖’,想必比那千魂更凶戾些?”予白青毕竟自小没有离过无日峰,一些奇兽异怪,也只是听师父和师兄们讲过,自己可没见过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单是“尸怪”两个字就让她有些害怕。

望舒皱了皱眉,道:“嗯,这万魂灵妖就颇有些修为了,千魂灵妖中最贪食者,人、兽、妖、魔不分,聚千魂之怨,成万魂之形。谅来那亡者森林巴掌大的地方也不会有那种妖物。”

予白青忽闪着大眼,鼓起勇气,点了点头。

飞廉在一旁看着这个十几岁的少女,明明很怕,却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赞许之余,心中不由感慨,洪门掌门的担子落在这瘦小的肩膀上,今后风雨大至,恐怕都要这女孩儿一肩承担了。

冯小海提着菜篮哼着小调,到了兄长冯大海家门口,敲门后,良久无人应门。

“奇怪,以往再忙也早该回来了,别是出了什么事吧?”冯小海摸摸头顶,随即自己掌嘴,道:“呸呸呸!乌鸦嘴。百无禁忌,诸邪回避!大约是事多,在营地歇息了。”



特玩剑灵专区招募写手团啦!想要你的文章在官网被人膜拜吗?想要一炮成名吗?那就在qq戳我吧~戳戳→_→1609638582

关注剑灵动态,请继续关注特玩网剑灵专区


热门视频

礼包领取 游戏助手
福州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招贤纳士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2-2016 te5. All rights reserved. 天津畅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津网文〔2015〕1158-004号 津ICP备15003662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