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困在纽约整整65天,陪着她的只有逆水寒里的朋友

2020-09-15 11:15:44 作者:官网 来源:官网

云上城之歌

支持系统:
游戏类型:

角色扮演

游戏语言:

简体中文

“疫情期间,游戏里的江湖世界代表着什么?对于身处重灾区纽约、被迫在家宅了65天的陈陈而言,这可能是她转移焦虑的最佳方式之一。”

陈陈(化名)的计划被打乱了。

她在纽约读产品设计,按照计划爸妈会在 5 月份来美国陪她一起参加毕业典礼,接着一家三口好好在纽约逛逛。

一场始料未及的疫情将这一切画上句号。

被困在纽约整整65天,陪着她的只有逆水寒里的朋友

先是买不到口罩和回国的机票,接着是长达 60多天的封闭在家,恐惧、焦虑和压力紧紧包裹着她。

在最艰难的时刻,她用玩《逆水寒》的方式找到了生活的发力点,在游戏中和国内同门频繁互动,和被迫宅家的同学一起在畅游江湖。屏幕前渐渐多起的欢声笑语,意味着疫情中她一度停摆的日常生活在逐步重建。

小标题1:短短两个月时间,:疫情在她眼前重演了两遍

2018 年,陈陈来到纽约学习产品设计。在距离学校路程 30 分钟的地方,她和朋友租了一个房子。

两个房间,她和朋友一人一间。房间不大,但离时代广场非常近。房子楼下有一家很好吃的中餐厅,如果愿意多走走,两条街区后有一家好吃的早茶店。

被困在纽约整整65天,陪着她的只有逆水寒里的朋友

日子就这样按部就班地过去 2 年。如果顺利的话,今年 5 月,陈陈会穿着全红的毕业服,在毕业典礼的小剧场上讲述自己的设计作品,然后给自己的学习生涯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最初觉得不对劲是在今年 1 月份。

陈陈在浏览新闻的时候发现国内出现了新型肺炎。

“美国暂时没有病例,应该可以松口气吧。”为了保险起见,她和同学们去亚马逊下单购买了一盒口罩。

后来学校放春假,陈陈趁着假期和朋友一起去奥兰多玩,飞机上她们全程带着口罩。

但周围的人几乎没有人戴口罩,好像是她们过度紧张了。一切都是稀松平常的样子,似乎也预示着即将有什么事情发生。

被困在纽约整整65天,陪着她的只有逆水寒里的朋友

回来的时候,戴口罩的人明显多了起来。通过新闻,陈陈方知,近日美国疫情开始陡然升温,到了颇为严重的程度。

“所以要轮到我们了么?”

短短两个月时间,疫情在陈陈眼前重演了两遍。

小标题2:怕被人打,她不敢戴口罩

是的,轮到她们了。

疫情越来越严重了,她却不敢在公共场合戴口罩。

由于听到亚裔戴口罩遭殴打的新闻,她只能靠毛衣的高领遮掩口鼻。这自然挡不住病毒,不过是聊以慰藉。

被困在纽约整整65天,陪着她的只有逆水寒里的朋友

坐地铁的时候她也觉得很紧张,一听到有人咳嗽,就立刻躲远。

随着疫情愈发严重,大家都想尽量减少外出的时间。于是,她和同学们不断向系里反馈,希望能够线上上课。

3 月 11 日,学校通知开网课,陈陈和室友也决定自我隔离保护。

从那天开始,她再没有出过门,这一呆便是整整65天。

小标题3:经济舱票价 7 万一张,稳妥一些的11万

刚开始,陈陈打算买机票尽快回家。

尽管她不清楚回国后会有什么后果:万一不能在毕业季回到纽约,是不是会影响毕业?

于是,她一边等待系里的回复,一边在网上不断刷机票信息。机票的价格在飞涨。三月底的时候,一张回国的机票已经涨到了 3-5 万。

被困在纽约整整65天,陪着她的只有逆水寒里的朋友

没过多久,经济舱已经涨到 7 万左右,稳妥一些的甚至涨到11万。

小标题4:每买一张机票,就像一场赌博

在各国航空政策收紧的当下,许多留学生会买下多张机票,期盼有一张能顺利带他们飞回国内。

每买一张机票,就像一场赌博,运气好不好,一场疫情就能检测出来。

4月,陈陈获得了两张回国的机票。

第一张是购买全日空的航班中转回去,从日本成田飞回上海。

另一张是东航的票,起飞时间为5月31日。不过,当时从纽约飞回上海有限飞令,只有每周三才能飞——5 月31 日并不是周三。

虽然手头有两张票,陈陈依旧没有十足的回家把握。

果然,全日空航班取消。陈陈考虑到东航的票也不一定能起飞,决定干脆先呆在纽约,等五月份毕业的时候再说。

小标题5:大楼里有人被感染了

看着疫情数字不断上升,新闻带来的焦虑迅速包裹着陈陈。同时,毕业的压力也一并存在。

这段时间,她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到门口拿快递。

自己所居住的大楼里有些防御措施:前台拉了警戒线,工作人员和快递员都戴了手套口罩。

然而疫情还是蔓延到她所居住的地方:大楼里有人被感染了。

被困在纽约整整65天,陪着她的只有逆水寒里的朋友

这让陈陈和室友感到有些焦虑——每次出门都变得很警惕,即便是同楼层倒垃圾,他们俩都会把自己捂的严严实实,戴好护目镜、手套和口罩。

好在她们和门卫的关系比较好,时不时就会问问门卫病例情况怎么样以及是否还有新的病例被感染?

过了一段时间后,门卫说新冠患者已经痊愈,这才让她们稍微放下心来。

小标题6:熬夜抢食材,把每天过成双十一

然而,新的困难再次涌现。

因为没办法出去吃饭,陈陈和室友只能靠着自己解决。

刚开始,她们在网上购买食物等待送货员送货上门。

随着疫情加重,食物越来越难采购——配送时间都排到半个月后而且份额很快就抢光了。

被困在纽约整整65天,陪着她的只有逆水寒里的朋友

甚至有一天,两人不得不拿能量饮料和巧克力来应付一顿。

后来,陈陈和室友干脆放弃白天抢食材,熬到凌晨2-3点去抢单,终于避免了 “有上顿没下顿”的生活。

在家关“禁闭”的日子有些枯燥无聊,焦虑感和孤独感像两个巨大的猛兽一样将她吞没。一坐就是一天,忙着毕业设计,也担心疫情未来发展。

“有些灰暗。”她说。

小标题7:你知道孤独是什么感觉吗?

在没遇到新冠疫情的时候,陈陈很喜欢一个人。

这一次她尝够了孤独的滋味。这段时间,陈陈的时间感变得很模糊,看到国内朋友晒奶茶的照片,她甚至会想,奶茶是什么味道,自己上次喝是什么时候。

自己本来不太喜欢跟人有肢体接触,但在家闷了10天后,陈陈突然跑到室友面前,给了她一个热情的拥抱。

被困在纽约整整65天,陪着她的只有逆水寒里的朋友

而自己的室友更是在一个半月之后,忍不住偷偷出了趟门,来回步行1个小时去一个华人餐厅只为买一盒鸡蛋。

“有时候会觉得,学生生涯最后一个学期,有一门必修课,就是忍受各式各样的孤独。”

小标题8:《逆水寒》缓解了我的孤独感

好在《逆水寒》让陈陈的焦虑稍微舒缓一些。

“要不要一起玩这个?” 3月底,室友向她推荐了这片江湖。

作为宋朝美学爱好者,看到宋代背景的游戏,陈陈有些意动。于是她和室友一起进入了“九天揽月”服务器,成为了一名素问。

和很多自在同门不同,两人特别喜欢往人多的地方挤,越热闹的地方越好,战场、浮舟岛、虹桥乞讨,甚至帮会YY都会留下了她们活跃的身影。

被困在纽约整整65天,陪着她的只有逆水寒里的朋友

即便一开始在浮舟岛便被锤到暴毙,陈陈和室友也不会第一时间离开游戏,相反会在公屏中疯狂打字调侃,“就希望有人能来回应,哪怕吵一顿也会很开心。”

如果如愿以偿,两人会相视一笑,傻呵呵乐上好久。

这些热闹而鲜活的打闹,都是陈陈失去了好久的回忆,也是她们当今生活里的奢侈品。

“其实平常我和室友都不是话多、风趣的人,而当我俩闷得太久,决定彻底敞开心扉时,《逆水寒》恰好出现在那里。”

置身于热热闹闹的江湖中,陈陈焦虑渐渐被《逆水寒》转移了。尽管学业压力依旧有些大,她还是每天会和室友玩 2-3 小时。

小标题9:逆水寒弥补了毕业季无法旅行的遗憾

当室友不在时,陈陈会更喜欢在江湖中看看风景。

陈陈说,自己最喜欢的是夜景。

她曾经想毕业季去宾夕法尼亚州的湖泊边露营。明月当空,湖面雾气乍起,月光和烛光一起在湖面反射,并被林叶间的雾气散射,整个场景弥漫着一种迷人的梦幻感。

被困在纽约整整65天,陪着她的只有逆水寒里的朋友

这都能让陈陈安静下来。

而如今这一切都成了奢望,没有精心筹划的毕业旅行,没有最后的大合影……仿佛一切还没准备好,她就猝不及防进入了人生的下一个阶段。

连回国也成了侥幸。

但如今至少有这么一片江湖,能一定程度满足自己旅行的愿望,夜色清冷如斯,却还能邀上室友和几个同样被迫宅家的同学,在江湖中踏歌而行。

她突然想到美国诗人罗伯特·勃莱的一句诗,“贫穷而听着风声也是好的”。

意外地,应景。

被困在纽约整整65天,陪着她的只有逆水寒里的朋友

在《逆水寒》陪伴下,陈陈的时间就这样不紧不慢的过着,生活也开始慢慢出现转折。

5月中旬,中国领事馆统计即将毕业的学生人数。陈陈填了表格,两天后她接到电话可以直飞西安。

在领事馆的帮助下,她很快买到了机票,匆匆收拾后准备前往回国的航班。

离开美国那天,是陈陈 65 天来第一次出门,这一次她裹了两层口罩,一个人去中央公园走了走。

被困在纽约整整65天,陪着她的只有逆水寒里的朋友

陈陈知道,远在他乡海外游子们正用无数种方法克服着疫情带来的不适。

而她用自己的故事讲述了某种可能:一款游戏,也可以用某种特殊的方式点亮彼岸另一群人。

免责声明:文中图片应用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