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玩剑灵专区 www.te5.com/bns/

当前位置:特玩网 > 剑灵 > 杂谈 >

剑灵同人小说欣赏《天隙流光》第十八章:弹剑

2017-12-20 作者:腾讯游戏助手 来源:腾讯游戏助手

导读:今天在这里给大家带来剑灵同人小说《天隙流光》第十八章:弹剑欣赏。

“这是惊梦?”身后有人偷袭自己却毫无察觉,秦义绝也吃了一惊,但她见机极快,不等望舒倒地,断剑已向对手自上而下斜斜划出,火光将她雪白的肌肤映红----正是一记火龙斩。

“变式·掠风。”灵男半张着双眼,如睡不醒一般,额头上的疤痕十分醒目,手中“惊梦”一瞬间缠绕上强风气息,风声隐隐,一剑自下而上快捷无伦地挑起。

双剑还未相交,秦义绝剑上的火焰竟一点点被缠绕在灵男剑上的气流卷走,“惊梦”剑上风火交汇,火借风势迅速腾起。

灵男抿着的嘴角突然轻轻一弯,似乎自己也觉得有趣,

“小变式·风炎斩。”他话音不紧不慢,细剑一挥,人已轻巧向后弹出,与洪门逆风行身法有些相似。他虽然身材矮小,但动作行云流水,十分迅捷。

灵男动作太快,一剑袭来,周围冰霜快速融化,秦义绝不及避开,只觉一股热浪扑面,内息急运黑炎凝聚挡在身前。

只见“黑风魔女”的身影转瞬已被巨蛇张口般的风炎吞没。

灵男眯缝着一双睡眼,看了看依旧没有熄灭的风炎,低头用衣角擦拭剑刃,想顺手把剑放回背后皮鞘,手到半途却停了下来。

那团燃烧的风炎忽的一震,进而完全转黑,成了如墨般的黑焰。

灵男站在原地,耳朵向后耷拉着,眼中倒映出面前那团逐渐涨大的黑焰,他右手反手倒持“惊梦”剑,左手滑稽地敲了敲自己的脑壳,自言自语道:

“嘶,了不得!这种大魔头,一剑两剑可砍不倒呀。喂,你就是秦义绝吧?”

黑火渐渐向外扩散,秦义绝寒着一张清秀绝伦的脸,瞪着眼前的这个若无其事的矮子并不答话,黑气和黑焰如成群渡鸦般在她身周呼啸飞掠、不断盘旋,煞气越来越浓。她右手食指缓缓抬起,修长的手指上似乎也绕上了一层黑气。

“秦义绝!你好大胆子。不听主人召唤随我速速离去,还敢在这里妨碍我们!你若决心背叛主人,不妨想想自己会有什么下场!赶快给我住手!”彼苍老人怒喝道,他口中的主人似乎有无穷威严和力量,于他而言,自是信仰一般的存在了。

“不妨事不妨事。我砍了人家,也总得让人家砍回来吧?”灵男朝彼苍老人摆手道。

秦义绝心头一凛,冷冷望着那边正神情复杂地看着灵男的彼苍老人,可右手仍未放下,周身气息越来越急,她猛一挥手,天地间似乎微微一颤----漫天黑气黑炎化作巨大曲刃斩击而下。

“轰!”

尘烟飞散,还有星星黑焰向四方跳动。

秦义绝左手轻抚右手,这一招似乎连她自己的手也烧伤了,

“哎呀,你怎么现在才说?收手不及,真对不住了。”秦义绝幽幽一叹,大有惋惜之意,对彼苍老人说道,语气中又哪里有一丝歉疚?

黑气慢慢散去,“魔女”的瞳孔却渐渐放大,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只见那灵男右手在左脸之前,反手握剑,剑刃倾斜,护住全身,左手手指搭在剑身上。他看了看横在自己身侧被秦义绝劈出的巨大沟壑,这沟壑在他身前如遇不可逾越之障碍般,硬生生折向一旁。

灵男一脸心痛地擦着剑刃,像是对剑说,又像是自言自语道:

“‘弾剑’果然对剑本身损害不小。唉,为什么要用这招?总管不住自己这双手。”

在场众人瞠目不已:此人武功神乎其技!以洪玄公的阅历见闻竟也不识得这号人物。

“彼苍先生。”灵男仍低头擦着剑,突然高声叫道。

“嗯?何事?”彼苍似乎也沉浸在刚刚那电光石火般交锋所带来的惊诧中。

“我只想问,今日我的任务是否完成了?”灵男边低头擦剑,边大声问道。

彼苍看了看倒在血泊中的望舒,又看了看面如死灰的秦义绝,再看看已经痛苦地弯下腰,还时时呕血的洪玄公。他冷哼一声,道,“今日的任务到此便完成了,有劳。”

“很好。”灵男抬起头,半睁的双眼此刻竟格外有神,他“唰”地一声还剑入鞘,高声对秦义绝道:“请你放心随彼苍先生离开吧。今日我任务已毕,不会再对你们动手。我的任务只是击败你们一行人,却不是斩尽杀绝。既然已经击败了,任务便完成了,接下来我会救治你的朋友,我既已向你承诺今日无人能加害他们,你只管去好了。”这几句话说得斩钉截铁,无可辩驳。

彼苍脸色大变,道:“方......千里兄,这些人是主人之敌,你岂可如此!这不是与主人作对吗!”原来灵男名叫方千里,彼苍本想直呼其名,又觉不妥,改口为千里兄。

方千里淡淡道:“任务就是任务。我完成了任务,其余的恕我一概不理。”

彼苍阴鸷的脸上强抑怒意,道:“这些人不死,我怎么向主人交待?”

此刻夕阳西下,方千里转过身,一双睡眼望着天边落霞,道:“彼苍先生,你怕是年纪大了,有些糊涂。任务里可没说要这些人死,况且你刚刚也同意击败他们就是完成任务。人而无信,不知其可。和出尔反尔之人还有什么话好说?”

彼苍额头上冷汗岑岑而下,方千里刚刚一问,自己并未多想便承认他任务已毕,此人性子执拗,连主人也知,如今情形可以说是十分棘手。

“千里兄,你这不是教我为难嘛?”

方千里道:“这有什么为难?我们各自完成任务。你打不过我,便劝不动我,难不成还要在此处被我杀死么?回去如此交待便是。”他略带沙哑的嗓音毫无起伏,又背着身子,因此彼苍看不到他神情。

彼苍老人心知与方千里对敌一时半会难分胜负,且对方招式凌厉奇幻,自己确无把握战胜这个矮子。被他一番抢白,也是无话可说。心下权衡利弊,不愿旁生枝节,回去只好避重就轻,只说如何带回秦义绝及玄穹五宗,至于方千里救人一节避而不谈算了。

秦义绝也有些诧异,这个身份成谜的灵男与玄穹、彼苍等人关系比看上去还要复杂。

她看了看倒在地上的望舒和的洪玄公以及予白青,冷哼一声,道:“失信之人终不得好死,盼你能信守今日承诺。”

方千里回头不耐烦道:“我已说过,你只管去便是。”

“伤我徒儿者,洪玄公岂能容你全身而退?”力王洪玄公突然对着站在彼苍老人身边准备离开的玄穹五宗一声大喝,他口角带血,右手巨拳紧握,拳中蓝芒暴闪,光圈层层叠叠,一环接着一环向外蔓延开来,披散的银发在杀气中根根立起----天下更无这般凶神。

彼苍老人大吃一惊,今日之事原本受灵族剑客方千里干预,已让洪玄公一行人捡回性命,不料这力王性子如此暴烈,虽然身受重伤,仍旧不依不饶。

“洪玄公师傅,请您住手。我已承诺今日保你们性命无忧,您又何苦再生事端?”方千里皱眉道,他虽不满,但言语中毕竟对这位名震天下的大豪杰不敢太过失礼。

洪玄公森然道:“这位灵族朋友的心意老夫心领了,若有闪失,非是他人加害,亦非你保护不周。”

听他这样说,方千里便不再言语。

他们却不知,以洪玄公一身修为,早已不会轻易犯嗔动怒,只是“洪门”二字的分量,在他心中实在太重。玄穹五宗曾屠戮洪门弟子,今日又重创洪门小徒予白青,这口恶气,力王又岂能轻易咽下?

正在彼苍不知所措时,玄穹五宗却嘿嘿一笑,她轻轻拍了拍彼苍肩膀,低声道:“我看他气息不畅,难以为继,早已是强弩之末,何足为惧?小妹去送他一程便是。”

彼苍闻言心中落底,他知玄穹五宗其实修行颇深,对气息之流的感知十分敏锐,对玄穹点了点头。

玄穹五宗冷笑着环顾众人,摊了摊手,意为“非我本意,无可奈何”,缓步向洪玄公走去。她虽正面被予白青天冰掌打中,又遭秦义绝墨灵火禁锢,但都未受致命伤害。

此刻她龙女姿态仍然力量充沛。

她脚下越走越快,气息流转,右拳上如毒蛇开口般亮起赤芒。

洪玄公额头青筋暴起,全力运起洪门神功。

那是他最熟悉的感觉,如同当年每次与魔族开战,在洪门神功的引导下,周身气息当如深海暗流,很快就会惊涛骇浪般狂涌而起。

“师父师父,咱们洪门神功,为什么叫洪门神功啊?”年幼的金燕瞪着一双大眼问道。

“呃,因为是洪门最重要的武功啊!如果洪门弟子练就了它,就会变得最坚强和勇敢,就能够战胜一切困难。”才练了几下拳脚就已经满头大汗、在一旁靠着石阶偷懒的小华仲抢着答道。

洪玄公呵呵笑着摸了摸华仲的小脑袋,道:

“武功心法固然重要。但师父可不是练了它才变得坚强和勇敢。只有你已经足够强大,足够坚强,才有资格‘承受’这门神功啊。”

金燕小嘴一嘟,道:“可是你不把神功教给我,我怎么才能变得强大?”

洪玄公捻须微笑,看了看眼前两个天真烂漫的小徒弟,又看着远方山峦,道:

“只要你们好好吃饭,爱护彼此,用心习武,你们都会成长为优秀的洪门弟子。终有一天,你们会比师父更加强大,放心,洪门的全部精神和武艺都会承载在你们身上,传播到这世上有生灵的每一处。”

金燕瞪大了眼睛看着师父,咽了咽吐沫,小脸上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

华仲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连比带划地说道:“师父师父,我每天都勤练功夫,三餐都没有挑食,也爱护同门师兄弟呢!”说罢跑到金燕身旁朝她头上轻轻一敲。

“哎哟,师父你看!华仲又调皮!”金燕气道,站起身便要打他。

华仲委屈道:“我这可不是调皮!师姐昨天打我一下比这重得多,我只轻轻打还一下,这不是爱护同门嘛!”

洪玄公呵呵大笑。

金燕笑骂着追着华仲,两个孩童跑得远了。

“你们两个又在偷懒,快来练功!”天罡的声音在远处响起,又渐渐模糊。

“对师父来说,你们就是洪门最珍贵的宝物和未来啊......”

那些染血、残破的洪门道服,始终在洪玄公的记忆中随风轻摆。

两行眼泪不知何时流下了下来,也许,这两行泪早就在心里流过无数次吧。

“喝啊!”耳畔风声猎猎,吹散眼泪,掌中蓝芒忽的暗了。

肌肉虬结如铁的力王半途放下了他的拳头,痛苦地跪在地上,再次呕出一滩血来。

那最熟悉的感觉终究变了。这一次排山倒海而至的,并不是那股充盈的力量,而是一阵阵绞痛。

秦义绝手指动了动,又渐渐握紧拳头。

“身...身有内伤,扯断了经脉,还勉强用出这么夸张的气功......洪门,真是太乱来了......”面色惨白的望舒强抑背后痛楚,费力地抬起头,看着洪玄公。

玄穹五宗嘴角一弯,前冲之势毫不停歇,右拳赤芒大炽,一拳从下兜上,击中洪玄公胸口,洪玄公又是一大口鲜血喷出,满脸血迹,巨大的身躯轰然倒地。

一切都如白雾般逐渐消散,只有当年无名酒肆的情景再次回到脑海。

“你身为天下四杰,自身安危倒是无虞,谁能伤你力王?谁又敢?只是今后有了徒子徒孙,便是最大累赘,这一帮毛头小子,可教你操不过心来......”易云山双目颇有忧色,虽已酒过三巡,又满满斟了一杯。

“他们才是洪门的未来,我洪玄公却不是。哼,若有人想伤害洪门弟子,我自会性命相搏,周旋到底。”力王也已有醺醺之意。

“好!力王,如果以后有人找洪门的麻烦,随时开口,我老易一定赶到,让他们讨不到好去。”

“哈哈,那倒不必。我若无力保护我的弟子们,还有什么资格被叫一声师父?毕竟我这把老骨头,还得看到这些孩子长大成人呐。”

“哈哈哈,那也说的是,谁不想看着孩子们长大成人啊......来喝酒!”

“喝酒!”

......

那个自己最疼爱的小徒予白青依旧昏迷在那里,满口是血的洪玄公缓缓合上了双眼。

“未来还在......”

(待续)


大家好,游戏同人小说《天隙流光》是在剑灵游戏助手独家更新的原创小说,更多内容可在“专栏”标签中查看订阅。

转载请标明来源:腾讯游戏助手。

不知道这一章是否应该叫“力王之逝”,不过最后还是用了“弹剑”。技能代表着角色,作为第一位出场的灵族剑士,方千里应该是一位浓墨重彩的人物。至于是风灵还是雷灵,不必纠结,毕竟这章里已经原创出了“风炎斩”这种风+火的招式。小说情节中,作为灵族更应该有统御自然元素的能力,仅仅能驭风或者驭雷未免有些弱。其实“弹剑”这个游戏技能的命名十分好,若深究也可以联想出很多“武理”(笑),但在游戏中也许受到平衡性的限制不会有很夸张的特效来表现,那我们就在同人小说里畅想吧。



特玩剑灵专区招募写手团啦!想要你的文章在官网被人膜拜吗?想要一炮成名吗?那就在qq戳我吧~戳戳→_→1609638582

关注剑灵动态,请继续关注特玩网剑灵专区


热门视频

热点新闻

礼包领取 游戏助手
福州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招贤纳士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2-2016 te5. All rights reserved. 天津畅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津网文〔2015〕1158-004号 津ICP备15003662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