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玩剑灵专区 www.te5.com/bns/

当前位置:特玩网 > 剑灵 > 杂谈 >

剑灵同人小说《Vengeance》第十四章:故人

2018-01-26 作者:落幕 来源:腾讯游戏助手

导读:如果你明明知道你将要面对的,早已不再是曾经让你日思夜想也要回到的过去,你还会义无反顾的跑去面对足以让你身心俱毁的一切吗。

如果你明明知道你将要面对的,早已不再是曾经让你日思夜想也要回到的过去,你还会义无反顾的跑去面对足以让你身心俱毁的一切吗。

或许你会,可你一定会后悔。

....

....

....

清晨,世界仿佛还没有在熟睡中完全苏醒过来,不知哪家隐隐传来悠扬的箫声把人们在斑斓的梦境里拉扯出来,太阳已经升起,大地开始回温,绿明村的人们开始了新的一天。

然而我们却已经早早地潜行到了昨日若影一行人调查过的可疑洞口,果然如同形容的那样,这洞口在远处极难发现,若不是覆盖在这里的植被已经通通枯萎,根本就是一个绝妙的藏身之处。

我蹲下来仔细查看着枯萎的植被,泛黄的叶子上没有丝毫的活力和生机,手指拂过,足以忽略不计的力道竟然让那枯叶断裂而去,而在那断裂之处,一抹黑褐色格外的扎眼,不禁让我又想到了我右臂处的那块伤口。

烛魔灵剑羽翼剑柄上的血瞳已经开始闪闪发光,我起身心里暗自叹了一口气——该面对的终归还是要面对。

“走吧....”我低声说道,既然已经预想到了最坏的结果,那也就没什么需要逃避的了。

“等等。”颜林却一把拉住了我。

“我觉得还是把有些事情说明白了比较好。”龙族力士严峻的面庞冲着露娜低语“既然书信上写明了是被俘,我们暂时不去怀疑真假,但是露娜,如果不是你执意要一同前来,我们是不会同意带着随时可能感情用事的你的,所以我希望如果他被当做人质也好还是其他的也罢,你都能够保持冷静,毕竟这人命关天,他的命是命,我们的人也同样是命。”

“我知道....”露娜点点头应道。

她知道才怪....我翻翻白眼,只是祈祷她千万别做什么傻事出来,这种事情,她不出什么情况就等于最大的帮忙了....

....

....

....

....

隐秘的幻魔圣地——

说实话,这里是我到过的,最令人作呕的地方了。

极其潮湿的山洞里,光芒在这里的力量变得极其微弱,阴风不住地拨弄着道路两旁微弱的火把,不知何物发出的腐臭弥漫在四周实在是让人不愿意在这地方多停留片刻,脚下黏糊糊的黑色液体在一行人的碾压之下传来不绝的咂咂声,听着更让人浑身起一层鸡皮疙瘩,一丝丝浊气在我们身边不停的游走着,那是一种如同死神镰刀一般的冰凉,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漫天的血浆和亡者的悲鸣。

除此之外,能感受到的,只有黑暗深处给人带来的无限恐惧和危机感。

武器在逐渐渗出汗液的手心里越攥越紧,我们每个人的每一处感官都高度紧张起来,内力在全身的经络中早已开始蓄势待发以应对任何突发状况,颜林有力的左臂举着一面跟他身形一般巨大的骨盾走在最前面,我一脸严峻的紧跟在他的身后,其次是夜豆、若影、露娜,这样的位置可以确保我们都被环绕在夜豆的保护符范围之内,而最前方的颜林则能够抵挡住相当一部分突然袭击的敌人,而敌人的攻击一旦被抵挡,迎来的将是我和若影无情的回击。

当然,这只是理想状况。

说实话,我并没有很强的斗志和充分的精力去想即将面对的事情,因为从我踏入幻魔圣地洞口的一瞬间开始,我被浊气侵蚀所造成的伤口就一直在发出一阵阵刺痛,就像是跟周围的一切产生共鸣一般,在面对了这么多的浊气怪物之后,我真的很难想象身上这处不确定因素会不会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把我制造成浊气的奴隶。

然而他们对我此刻经历的一切却浑然不知,我也并不想透露给他们我的现状,就像是生病的人生怕别人的担心一般,或许我考虑的也并不是只有他们的担心,而是我并不想因为这样的原因,让露娜错过了这一次可能是援救的机会。

双手不自觉的又用力握了握,冰冷的剑柄早已布满了一层汗液变得更加接近体温,果然我需要背负的很多,说是为了这世界的如何只是把夸大其词,我想做的,只是保护好当初决定跟随我征战各处的门徒,还有始终在我身边坚守着的,始终相信我的他们。

毕竟,他们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生存理由。

“停!”

正在我神游之际,身前壮硕的龙族力士却突然停下了脚步,我的神经也开始跟随着这一声低语突然变得紧绷起来,耳朵支棱着,警惕着四周的动静。

看来我们已经走到了蜿蜒恶心的山洞入口尽头,抬眼望去,那是一处被灵石翠绿色的光芒照亮的巨大圆形石厅,周围一片死寂,看上去并没有什么活物存在,平坦的地面上刻画着巨大的圆形图案,复杂的图案不禁让我觉得有那么几分眼熟——

在蛇鳞峡谷,黑龙教用来吸收讨伐团团员灵魂所使用的法阵,跟眼前所刻画的,根本就是一个模样!

“是黑龙教的某一处根据地没错了。”我蹲下身子,一脸严峻的伸手摸了摸坚硬地面上诡异的纹路,低声对他们说道。

“为什么感受不到任何的生命迹象?”夜豆同样也是眉头紧锁一脸严肃,咒术师经常跟冥界之力打交道,对于生命力的感知十分的敏锐。

“黑龙教是信奉魔皇,以浊气为生的信徒.....”颜林道“魔族本身就暴戾残忍,感受不到有活物存在倒也正常。”

露娜的俊俏的脸上在颜林话音还未落下的时候,就已经蒙上了一层绝望,若影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想必所有人心里都会略有些失望吧,毕竟我们此行的目的十分的明确。

“这里的浊气很浓郁,,阴气很重,肯定会对其他的东西覆盖的很严密,别往坏处想。”

若影在这个时候也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安慰她了。

阴风开始变得不是那么放肆了,扑面的恶臭却没有丝毫的减弱,周围仍然是静的可怕,可怕到能听见我们彼此的呼吸,我们抬脚继续向前行进,既然都跨越了一个大陆的距离来到这该死的地方了,谁都想一探究竟这黑龙教到底在黑暗里搞什么名堂。

“簌簌.!”

突然间,支棱在脑袋上高度警觉的耳朵一个激灵,捕捉到了一个如同木头被生生撕裂开来的声音,我和若影猛的转向声音发出的方位,经络中内力涌动,苍劲的雷电在手臂中冲撞产生的丝丝麻酥感迅速聚集起来,遍布浑身。反闻那簌簌声,方才还只有微弱到几乎难以察觉,现在却越来越剧烈,离我们也越来越近。

“散开!”我仿佛瞬间想到了什么一般,大喊一声,反手推了一把身后的若影,灵族的孩童模样只是我们的特性,并没有看上去那样柔弱无力,再加上内力的加持,我很轻松的就将毫无防备的若影推出很远,将她和身后同样没有任何防备的露娜送出好几米远,重重的摔打在地面上,说时迟那时快,当我重新把视线转向那声音传来的地方的时候,才发现那东西远比我想象的还要快。

“警戒斩!”就在我转头的同时,夜豆的一声空灵的低吼传来,瞬间一股有力的冲劲击中了我的双腿,身体一个踉跄便向后倒了下去,同时也是一瞬间的,颜林装甲车一般的身形呼啸着在半空中冲了过来,有力的大手一把抓过我的衣领,我便如同羽毛一般被他扔到了一边,等我落地后才发现,我原来站立的地方已经出现了一棵螺旋状的荆棘藤,那是召唤师的常用技,只不过多数召唤师的荆棘藤是娇翠欲滴的绿色,而眼前这棵,竟然是充满了浊气特有的黑紫色。

“啪!啪!啪!啪!”

刚刚定过神来,几下清脆的拍手声却突兀的在石厅的另一边的石门后传了出来,我们五个人被那棵荆棘藤分成了两部分,却也顾不得什么,纷纷抬眼看向拍手声出现的地方。

那是一个灵族人,不,应该说曾经的灵族人,起码在我看来已经是了,而且还能看到他那灵族特有的稚嫩的脸上有些一双通体全黑的眼睛,紫黑色未经净化的浊气环绕在他手上那柄邪恶的烛魔法杖之上,他的步伐沉重,踩在地上却没有一丝的声响,可能是他那厚重的衣服将除了脸和手以外所有的地方都包裹起来的缘故,浊气不停的在他那黑白相间如同熊猫一般的衣服上冒出来,看上去是那么的诡异,却又那么的凄惨。

我注意到颜林和露娜的表情都变了,前者一脸的震惊,而后者,早已压抑不住那积攒多年的思念和此时此刻巨大的痛苦和绝望,泪流满面。

无需多言,来者的身份已经很明确,他就是我们此行的目的,露娜历经几年苦苦寻找的故人——熊猫。

....

....

....

....

可曾想过你历尽千辛万苦寻找未果,几乎绝望,却又在你已经接受了如今的生活的时候突然来了能够揪紧你心脏的消息,而当你看到了自己连梦中都在呼喊的结果,却是那么的不尽人意,甚至让人心灰意冷,变得如同行尸走肉,如果是这样,你仍会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我知道你就算豁出性命也会努力的想要抓住你存活在这个世上的唯一希望。

我一直都知道。

而我却又不能装作一切都好的样子,尤其是你,亲眼看到了我们最不想看到的结果。

“所以....”我强压着自己的语气,努力的让它平稳下来“所以,你就是熊猫?”

熊猫生硬的冲着我歪了歪头,通黑的眼球格外的诡异邪恶。

“他的思想被剥离了....”颜林低语,脸上的表情十分的悲痛。

“不,颜林....”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我们每一个人都着实吓了一跳,脸上的震惊已经达到了极点。

“没错,我记得你的名字....”熊猫的声音十分的嘶哑“而且我还记得....我们并肩战斗的日子....”

“而且我还记得....”他把头生硬的转向我们这里,看着我身后的露娜,脸上缓缓浮现了一抹诡异的笑“我还记得这位被眼泪浸湿的姑娘,她是我这些年来想要撑过所有折磨渴望活下来的唯一精神支柱....”

那话语如同刀刃一般一个字一个字的打在露娜的心上,她开始啜泣,进而又开始变得泣不成声,她依偎在若影的怀里,被泪水充盈这的双眸远远的看着那个曾经让她日夜思念的身影,那份痛,不言而喻。

握着烛魔灵剑的手慢慢凝聚起了力道,此刻的我内心的绝望,心疼,愤怒纷纷掺杂在一起,却又有些不知所措一般的站在那里,然后我就看到,那双黑色的瞳仁缓慢的移动到我这里。

四目相对。

“那么....你就是我之后的替代品吗....”

“我不是你的替代品。”

“哦对,你不是,你是想要成为我替代品的那个人....”

“我不会是任何人的替代品。”

“我能感受到你内心的那些....”熊猫往前走了几步。

“你敢再往前一步,我就剁了你的头。”我把灵剑横在面前,威胁到。

“你不会的....”熊猫的笑变得越来越诡异“你跟我一样....总是不忍心毁了她想要的一切....也总是很努力的去让她感到开心和自由....而你知道....让她能够真正再找回那份快乐的,只有让我回到她身边....”

“首先。”他的一番话让我莫名的镇静了下来,我直直的看着他的眼睛说“我跟你不一样,你或许还是熊猫的外表,有着熊猫的记忆,可你终究不是熊猫,也变不成熊猫原来的样子。其次,她给了我们一个家,我们我们也给了她一个家,她在我们身边很快乐。而且,这份快乐,是你一个已经徒有其表的魔族傀儡所理解不了的!”

熊猫的表情凝固了。

我背过左手,冲着身后的若影做了一个手势。

“在我看来,你也只是为自己找一些苍白无力的措辞而已....”熊猫缓缓的举起法杖,黑紫色的光芒映衬之下,他变得愈发的邪恶诡异,我们纷纷警觉起来。

苍白的手抚摸在烛魔法杖的黑翼杖头之上,浊气涌动,隐约中,马蜂的群鸣开始在巨大的石厅之中回荡,我的表情也随着变得越来越凝重起来,内力在全身的经络中疯狂的游走,雷电在身上若隐若现。

“露娜....离别,真是一种美好的悲伤!”

熊猫的气息在一瞬间突然变得凌厉起来,手掌猛烈的一挥,由浊气幻化而成的群蜂在烛魔法杖邪恶的黑翼中愤怒的嚎叫着,以惊人的速度冲着我们这边展开了攻势。

“流风斩!”积攒的内力在他扔出马蜂的同时,瞬间得到了期待已久的释放,烛魔灵剑兴奋的蜂鸣着,我原地高速旋转起来,雷电之力和狂风之力在此时得到了共存,然后就是瞬间的,一层夹杂着微弱雷电的透明防护罩在我们每个人身上迅速的闪现“御剑旋风!”

“奥义!广吸场!”在御剑旋风通过流风斩释放到每一个人身上的同时,我身后的若影突兀的一声大吼,丢下怀里的露娜一跃而起,然后,一股磅礴的吸力在石厅之中爆炸开来,颜林和夜豆摇晃着身体,毫无防备的被一把扯了过来。

“对不起了,露娜!”我对着身后的露娜低语道,后者就像是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而已经等不到她明白过来了,若影纤细的胳膊通过内力的帮助使用大挪移轻松的举着他们三人,看了一眼一侧的石门,裂空掌一推,他们便纷纷被扔到了我们刚刚进来的石洞之中。而在摔倒在地的同时,一面坚硬的骨盾神奇的出现在了石门上,将他们完美的分开而去——就像我们之前背着露娜偷偷商量好的一样。

“落幕!不要!”然后我便听到了露娜撕心裂肺的喊叫。

“落幕!我求求你,你让我好好的看看他吧,我求求你,让我再看他一眼吧我求求你!”

视线已经被蒙上了一层模糊,我和若影并肩站着。



特玩剑灵专区招募写手团啦!想要你的文章在官网被人膜拜吗?想要一炮成名吗?那就在qq戳我吧~戳戳→_→1609638582

关注剑灵动态,请继续关注特玩网剑灵专区


热门视频

热点新闻

礼包领取 游戏助手
福州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招贤纳士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2-2016 te5. All rights reserved. 天津畅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津网文〔2015〕1158-004号 津ICP备15003662号-3